相关文章

农业合作社的对外“融资”行为在河南并非个例

来源网址:http://www.czayt.com/

“合作社正在收购一家上市公司,还开展国有企业改制项目。你可以直接给我们投资,也可以在黄河滩搞土地开发,投资30万,给你100亩土地10年的使用权。”魏某称自己的办公地点和业务均在郑州,焦作的农业开发业务是附带的,上海不押车无抵押贷款并称自己经营的业务为金融行业时髦的“融资性租赁”。

本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上述这家农业合作社的对外“融资”行为在河南并非个例。在全国多地频发民间借贷崩盘大案后,河南的担保公司、投资公司经过整顿逐步走向规范,而部分企业或个人以农业合作社、资金合作社、私募基金等为名进行集资的问题依然严重。

在河南部分农村甚至城市市区内,以前“投资公司”的门牌摘下后换成了农业合作社或某某基金,而此前成立的农业专业合作社也“变身”为资金合作社。在河南濮阳一个乡镇,一条街上大大小小的农民资金互助组织竟然就有13家。

在全国多地相继发生多起民间借贷崩盘大案后,河南部分地市也接连爆发民间非法集资“风波”,使得民间借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也不同程度地影响了部分正规金融机构的正常经营。而资金互助社不能参加央行的结算系统、征信系统,这些制约因素也进而影响了合法正规的合作互助组织做大资金规模和扩展业务。

为严厉打击非法集资行为,规范发展民间借贷市场,逐步改变老百姓投资难、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局,深陷民间借贷旋涡的河南安阳正进行着一场救赎。

在安阳商业繁华的拱辰广场东南侧,安阳市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就坐落在这里。本报记者在位于二楼的安阳市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看到,安阳市人行征信、工商局、房管局等数十家相关机构均进驻该中心。

2013年1月6日,安阳市政府金融办发文,同意设立安阳市民间借贷服务中心,5月28日,民贷中心正式开始运营。

至此,安阳市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已成为经安阳市政府批准,上海不押车无抵押贷款市金融办主管,市银监局等部门监管,由政府主导,财政支持,河南省第一家合法的民间资金公共交易平台。

该中心运营5个月来,已接待咨询登记的借款客户和出借客户千余人次,实现对接资金1.1亿元,登记资金1.7亿元,出借户有280多个。然而,河南省民间金融能否走向一条规范化道路,还需要地方政府长足的探索。

先行先试者的玻璃门

在“李鬼”们大行其道的同时,真正的“李逵”却步履维艰。

在与安阳市毗邻的河南濮阳,被誉为中国第一个私人投资的小额信贷项目、国内首家农村互助贷款组织、独立的综合性新农村建设模式的濮阳市农村贷款互助合作社,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该社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的支持下创办成立,作为国内农村金融与新型合作社领域公认的先行先试者,却始终难以突破“条块分割”的玻璃门,无法达成“先试验再推广”的设计目标。

2005年5月21号,濮阳市政府同意濮阳市农村贷款互助合作社作为社科院小额信贷实验基地在市民政局注册,由此在政府层面大体确立了贷款合作社的法律地位。

该社采取“总社+分社+互助中心”的组织架构,目前已经有9个分社,608个互助中心,采用“公司治理+乡村治理”的模式。许文盛创造性提出的内联外引、城乡资金相互调剂和以城市商业贷款补贴农村小额信贷、市乡村三级联动的互助金融思想是具有可持续性的,为国内农村金融的发展提供了有益探索。

许文盛表示,截至2013年6月末,合作社总资产突破2亿元,有9家分支机构,参与群众1.5万户,累计发放贷款9.1亿元。其中解决农民生活、生产困难的贷款占了很大一部分,包括生病住院、孩子上学、婚丧嫁娶、过节修屋等不一而足。

许文盛的目标是创建可以和孟加拉乡村银行媲美的“农民互助银行”,但要想进入体制内,成为“合法”的金融机构,似乎总有一面看不见的墙阻挡着,让他无法突破。

许文盛积极对接政府,在行业自律的同时,请求政府的监督。然而,民政局注册的社会团体“身份”一直制约着濮阳市农村贷款互助合作社的发展。合作社合法的金融身份,一直是令许文盛焦头烂额却难以解决的事。

2013年,濮阳市民政部门以互助社的组织形式不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的规定为由,不再为其换发证书,而工商部门由于金融监管部门的不认可而不予发给工商登记证,这使得其身份悬空了8个月。

许文盛表示,作为一个金融组织,身份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酿成巨大风险。在濮阳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推动下,市政府于2013年8月25日决定成立工作组,专门解决贷款合作社换证和转制事宜。9月11日,有关部门办理了贷款合作社的社团登记证书换证手续。

“贷款合作社1.6亿元贷款权益保住了,濮阳互助金融8年的创新实践成果保住了。”拿到登记证书的那一刻,许文盛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而为了这件事,许文盛和他的团队苦苦煎熬了8个月。但是这个登记换证的期限是8个月,8个月后又要面临同样身份被悬空的问题,作为一个金融组织,身份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酿成巨大风险。

对于许文盛的困扰,很多农村合作社的负责人都感同身受。一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指出,金融供给严重不足的中国农村金融市场需要政府相关政策和资本的激活,也需要政府确立一套公正的游戏规则,让“李鬼”们无处匿形,让“李逵”们可以大展拳脚。